2012年10月20日星期六

● 父亲去療养院一周年


年老的父亲,被安排白天送去獅子会療养院照顾,不知不觉到了今天已是一周年。

記得去年今日,我載着年老的父亲去獅子会療养院,一路上自責有罪恶感,怎么可以把他放在一个陌生的地方,交给陌生人去照顾....
当时,我离开療养院大門,还禁不住流下眼泪,还特地打了一个电话去詩巫吿訴友好柯力华呢。

這段期间,我就是風雨不改,早上送去傍晚接回,我出遠門而弟弟就会飞来古晋接班。
間中,我有试过两丶三次,让父亲留在獅子会療养院过夜,担忧将来萬一有什么冬瓜豆腐事儿发生,也有个地方可以安頓他丶起居也有人照顾他....

今日一周年,父亲仍然会投訴那里的菜色太淡,不对他的口味!於是毎天接他回家來,总要安排夜宵给他,怕他白天吃不好吃不飽!他的夜宵通常是我们的晚餐,有时他也会要求吃罐头楊協成咖喱鸡丶炒蛤粿條丶或者茄汁粿條,有时則提早去接他和我们一家人去餐厅一起晚餐....要不則啃饼干!

最近的早晨,我不再很早放父亲到獅子会療养院,我陪他在外用了早餐了才送他过去.....
今日在回家的路上,他说獅子会療养院最近沒有事情可做,他不要去了!
是這样的,过去許多的早晨,他很热心地帮助一丶两个和他谈的來坐輪椅的人,推他们去吃饭或者晾太阳....现在沒见到他落力這样做,也許説不定這些人已与塵世説再见了.....

父亲的記忆很遜色,虽然每天早上,他会去关掉家門外的夜灯,拈起报纸翻閲幾頁!
生活上許多小细节,他都懂。例如每逢我倒車,坐在后座的父亲,一定也下意识地轉回头看看是否有車来,然后貼心提示没有車可以退了!
每回碰到他的外孙=我儿子,一定热心地問: 吃饭了吗?有吃飽吗?.....
不过,他的記忆大多数都是在过去式打轉,相信吗?他甚至还記得过去誰得罪了他誰对他不好,还会骂上一句: 臭人!
幸好, 父亲的健康尚好,自己走路洗澡吃飯刷牙,只是穿衣服不太灵活!背心前后不分。
父亲,依然每天走上二楼的房間睡眠.....

而我的友好柯力华,去了美里,想不到由這个月开始,她也被好友拜托去照顾一位老妇人家。
她的新工作: 一个星期有六天要照顾老人家。
她三天两头,便发短讯向我报告有关被整的故事,总之她説這位老妇人家,虽然依赖輪椅又已是唖了,不出声不表示她不会整人丶她的思维好的很,幾乎每天都有一个新花样来整整她,让她啼笑皆非。
她説,最困难服侍的是這位老妇人家,咀里沒有半颗牙齿了,她来去就只能是吃麵,一顿餐要吃上个把钟头.....

柯力华説: 两位都是老人家,相較之下,我的父亲,狀况好太多了。

但愿上天赐福,让父亲活的美好一些。


没有评论: